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
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生態環境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應急管理部
國標委聯[2021] 36

 

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 中央網信辦 科技部 工業和信息化部 民政部 生態環境部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 農業農村部 商務部 應急部關于印發《“十四五”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建設規劃》的通知

 

為貫徹落實《國家標準化發展綱要》,指導國家標準的制定與實施,加快構建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會同有關部門組織編制了《“十四五”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建設規劃》,現印發給你們,請按照執行。

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          中央網信

科術部    工業和信息化部

民政部        生態環境部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        農業農村部

國商務部        應急管理部

2021126

(此件公開發布)


“十四五”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建設規劃

 

標準是經濟活動和社會發展的技術支撐,是國家基礎性制度的重要方面?!笆濉逼陂g,標準化工作改革深入推進,標準化協調機制不斷完善,強制性標準更加精簡,推薦性標準持續優化,標準樣品體系逐步完善,團體標準不斷培育壯大,企業標準進一步放開搞活,標準國際化水平不斷提升,政府頒布標準與市場自主制定標準協同發展、協調配套的新型標準體系逐步建立,標準化服務支撐高質量發展的能力顯著增強。

為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和《國家標準化發展綱要》,指導國家標準的制定與實施,加快構建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助力高技術創新、促進高水平開放、引領高質量發展,全面支撐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建設,特制定本規劃。

一、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精神,立足新發展階段,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統籌發展和安全,深化標準領域供給倒結構性改革,增加國家標準有效供給,進一步加強強制性國家標準、推薦性國家標準和國家標準樣品的管理,著力構建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以標準促進科技創新成果轉化,助推產業升級、綠色發展、城鄉建設和社會建設,支撐國內大循環、國內國際雙循環建設,充分發揮標準化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中的基礎性、引領性作用。

(二)基本原則。

堅持創新引領。加快科技成果轉化為標準步伐,發揮標準對創新傳播和產業化的聯通和放大作用,形成技術適度領先于產業發展的標準,引領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

堅持需求導向。緊密對接經濟和社會發展需求,加強政府引導和產業協同,強化國家標準的基礎作用,構建結構優化、先進合理、統一權威的國家標準體系,支撐國內統一大市場建設。

堅持體系銜接。推進生產、分配、流通、消費等全產業鏈標準一體化研制,構建科學完善、協調配套的產業鏈供應鏈標準體系,促進產業鏈上下游標準有效銜接。

堅持開放融合。推進國家標準制定的公開性和透明度,積極采用國際標準,提高國家標準與國際標準的一致性程度,支撐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堅持質量效益。強化國家標準制定實施全過程追溯、監督和糾錯,全面提高標準質量水平,加強標準實施效果評估,提升國家標準實施效能,推動標準化發展從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益型轉變。

(三)主要目標。

2025年,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基本建成,國家標準供給和保障能力明顯提升,國家標準體系的系統性、協調性、開放性和適用性顯著增強,標準化質量效益不斷顯現。

——國家標準體系實現全域覆蓋。農業標準化生產普及率穩步提升,農業全產業鏈標準基本形成。新興產業標準深度發展,工業標準更加優化完善。服務業標準不斷拓展,社會事業標準創新健全。標準及時有效覆蓋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

——國家標準體系結構更加優化。強制性國家標準體系協調統

——推薦性國家標準基礎通用作用更加突出,服務業和社會事業領域國家標準數量穩步提升,國家標準樣品體系更加完善。國家標準化技術文件等標準供給形式更加豐富。

——國家標準質量水平大幅提升。科技創新成果及時融入標準,共性關鍵技術和應用類科技計劃項目形成國家標準研究成果的比率顯著提升。國家標準制修訂機制更加高效透明,各方參與標準制定更加廣泛便捷。國家標準數字化程度不斷提高。國家標準制定效率穩步提升,平均制定周期縮短至18個月以內,復審周期平均控制在5年。

——國家標準開放程度越來越高。國家標準與國際標準一致性程度顯著提高,國際標準轉化率達到85%以上,國家標準外文版更好滿足國際合作交流需要。國際標準組織技術機構在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中的對應程度達到85%。

——國家標準體系建設能力顯著增強。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組織結構更加合理、體系更加優化、運行更加規范。標準化理論及科研能力進一步增強,標準化人才教育培養體系更加健全。國家標準驗證制度基本建立,建成國家級標準驗證檢驗檢測點50個。建成國家技術標準創新基地50個。

——國家標準實施應用更為高效。國家標準更好地同法律法規和相關政策協調配套,標準作為宏觀調控、產業推進、行業管理、市場準入和質量監管依據的作用更加凸顯。企業實施應用標準的能力進一步提升,涌現一批標準創新型企業。新增各類標準化試點示范500個,全社會懂標準、守標準、用標準的氛圍更加濃厚。

二、建設重點領域國家標準體系

(一)農業農村領域。

1.農業全產業鏈標準。圍繞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種植養殖環節以種子種苗、種畜禽、畜禽標準化規模養殖、動植物疫病防控、農業投入品質量安全等為重點,農產品生產流通環節以農產品質量分級、加工流通,倉儲保鮮、冷鏈物流、產品追溯與農資供應管理評價、農產品和農資市場監測預警等為重點,農業生產保障方面以高標準農田建設、農田水利、農業氣象、農業機械化、智慧農業、農業社會化服務等為重點,加強標準研制,提升農業全產業鏈安全、質量、服務、支撐等方面標準水平。結合地方優勢和產業特色,加強各級各類農業標準化示范項目建設,強化標準集成應用,形成農業標準化示范推廣體系。開展農業品牌建設、評價標準研制。

2.農業農村綠色發展標準。推動畜禽糞污及廢棄物資源化利用、耕地保護與質量提升、水產養殖污染防治、農業氣候資源開發利用、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森林草原濕地生態保護與修復、水生生物資源養護與水生野生動物保護、外來物種入侵防控等農林生態領域標準研制。圍繞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加大農村環境監測與評價、農村道路、農村水電綠色改造、農村飲水安全、農村廁所建設和管護及廁所糞污治理等領域標準供給。深化美麗鄉村等標準化試點示范,提高美麗鄉村標準水平。

3.鄉村治理標準。圍繞村級事務公開、村級議事協商、村級綜合服務、農村公共法律服務等,健全農村社會治理標準體系。加快完善農村警務、消防、安全生產等農村治安防控標準體系。加強農村綜合改革領域標準研制與推廣應用。加強對穩定脫貧長效機制、防止返貧監測幫扶機制,精準幫扶機制、資金資產項目管理機制等標準研制,以優質安全綠色為導向,加強脫貧地區農產品原產地保護。

(二)食品消費品領域。

4.食品安全和質量標準。加強農獸藥殘留、污染物、微生物等有毒有害限量指標及檢測方法,食品添加劑使用限量,特殊人群膳食食品營養等食品安全標準的制定工作。加快構建以基礎通用、產品質量分級檢測方法、食品加工質量控制管理和追溯規范、中國特色風味食品和傳統食品產品質量標準為主體的食品質量標準體系,加大研制弘揚中華傳統美食文化、引領產業發展的食品質量標準力度,更好滿足食品產業高質量發展需要和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5.消費品質量安全標準。持續開展我國消費品標準與國際標準一致性程度評估,及時轉化先進適用國際標準。加強消費品中有毒有害化學物質限量標準的制定,完善消費品安全強制性國家標準體系,不斷提升消費品安全標準水平。圍繞個性定制、智能產品、綠色產品、跨行業跨領域組合產品等發展趨勢,加強家用電器、家具家居、紡織服裝服飾等領域關鍵技術標準研制。提升文教體育休閑用品、傳統文化產品等標準水平。加強消費品制造裝備、絲綢羊絨皮革等原材料、消費品質量檢測設備等標準研制,提升消費品高質量發展基礎能力。

6.嬰童老年用品標準。修訂學生用品、兒童紙制品、兒童鞋、兒童家具、玩具等強制性國家標準,著力提高兒童用品安全要求。開展居家防護、運動防護、洗浴安撫等跨行業跨領域嬰童用品標準制定,提高產品質量要求。研究建立老年用品標準體系,開展老年鞋,適老家電等適老消費品標準制定。推進研制家用康復輔助器具、智能輔助生活設備等標準,支撐康養產業發展。

7.醫療用品標準。開展高性能醫療器械、家用醫療器械、遠程醫療器械和體外診斷試劑相關標準化工作,強化醫療器械用核心零部件、關鍵原材料標準制定工作,促進醫療器械產業高端化、品質化發展。持續優化防護服、隔離衣等重點醫用防護產品標準體系,加快高效。低阻、防噴濺、可重復使用等高性能防護用紡織材料和相關檢測方法標準制定,建立防護產品等醫療器械領域標準化技術組織,提升醫用防護產品質量安全。

(三)制造業高端化領域。

8.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標準。制定智能制造裝備、數字化車間、智能工廠、大規模個性化定制、運維服務、網絡協同制造等標準,開展細分領域智能制造標準體系建設。完善兩化融合管理標準體系,推動構建工業互聯網標準體系。開展增材制造標準領航行動,研制專用材料、工藝和設備、測試方法等標準,規范和引領產業發展。

9.綠色制造標準。開展產品設計、生產過程、使用、回收及再利用等全生命周期的標準制定。加快制定工廠、工業園區綠色化創建、評價與服務等領域標準。重點健全綠色供應鏈國家標準體系,完善再制造標準體系。健全綠色包裝標準體系,修訂限制商品過度包裝要求相關國家標準,建立包裝適宜度分級評價標準。

10.高端裝備標準。加快完善工業機器人、高檔數控機床、新型顯示設備、航天航空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機裝備、工程機械、特種設備等領域標準,提升國產高端裝備的核心競爭力。健全工業基礎標準體系,研制機械安全通用要求相關國家標準。構建服務型制造標準體系,促進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發展。開展國家高端裝備制造業標準化試點示范,推動產業集聚區科技創新成果市場化、產業化。完善智能網聯汽車標準體系,加快智能駕駛輔助、自動駕駛、汽車無線充電、車用操作系統、網聯通信、信息安全等標準研制。

11.材料標準。加快鋼鐵、有色金屬、建材、化工等標準升級換代,優化材料標準制定與科技創新、產業發展協同機制,淘汰低端產品和落后產能,促進材料產業鏈供應鏈上下游標準穩定有效銜接。持續實施新材料標準領航行動,不斷完善高溫合金、高強鋁合金、高性能稀土功能材料、先進陶瓷材料、特種工程塑料、纖維新材料、復合材料等領域標準體系。做好前沿新材料標準前瞻布局,適時開展高熵合金、液態金屬、超導材料等領域標準研制,推動突破性創新技術研發與標準制定有機融合。

(四)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和生物技術領域。

12.新型信息基礎設施標準。推進低功耗、時間敏感網絡等標準研制,完善物聯網標準體系。推進云原生、邊緣計算、開源、應用支撐平臺等標準研制,完善云計算標準體系。增強互聯網協議第六版( IPv6)標準研制力量,加快構建IPv6標準體系。推動大數據治理、數據資源規劃、數據服務能力、圖數據庫等標準研制實施,完善大數據標準體系。開展機器翻譯、數據標注、機器學習系統規范、算法接口等標準研制,完善人工智能標準體系。建立完善城市信息模型平臺標準體系,推動城市規劃建設管理信息資源整合。推進區塊鏈基礎技術、系統互聯、行業應用等標準研制,構建區塊鏈標準體系。

13.強化基礎軟硬件標準。推動基礎元器件、電子材料和工藝、基礎軟件等基礎標準研制,加強超高清視頻、虛擬(增強)現實、應用軟件等重要技術標準制定。推動智能運維等領域重點標準的制定工作,提升智能服務水平,結合新技術、新模式的應用,完善信息技術服務標準體系。

14.網絡安全標準。推動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保護、數據安全、個人信息保護、數據出境安全管理、網絡安全審查、網絡空間可信身份、網絡產品和服務、供應鏈安全、5G安全、智慧城市安全、物聯網安全、工業互聯網安全、車聯網安全、人工智能安全等重點領域國家標準研制,完善網絡安全標準體系,支撐網絡強國建設。

15.生物技術標準。開展生化試劑穩定性、可靠性和性能指標測試方法及評價研究,加快研制病原微生物、生物毒素等生物安全領域檢測方法及方法質量控制標準。加強生物樣本、工具酶、植物提取物、生物材料、生物服務等基礎領域標準制定工作。鼓勵開展生物制品、合成生物、生物育種、生物基降解材料和產品、生物遺傳資源保護等生物技術應用領域共性技術標準研制,支持具有應用前景的新技術快速轉化。

(五)城鎮建設領域。

16.城市可持續發展標準。研究制定城市體檢評估標準,健全城鎮人居環境建設與質量評價標準體系,加強城市可持續發展評價領域標準制定。完善城市生態修復與功能完善、綠色建造、建設工程防災、更新改造及海綿城市建設、園林綠化建設管理等標準。推進城市設計、城市歷史文化保護傳承與風貌塑造、城市風景名勝保護與管理、老舊小區改造等標準化建設。

17.智慧城市標準。圍繞智慧城市分級分類建設、基礎設施智能化改造、城市數字資源利用、城市數據大腦、人工智能創新應用、城市數字孿生等方面完善標準體系建設,面向智慧應急、智慧養老、智慧社區和智慧商圈等典型領域加快標準研制。開展標準實驗驗證與應用實施,以標準化引領和支撐智慧城市建設。

18.城鎮基礎設施建設標準。完善城市道路、城市地下綜合管廊等市政基礎設施建設標準。圍繞干線鐵路、城際鐵路、市域(郊)鐵路、城市軌道交通“四網融合”,推動高速鐵路、市域(郊)鐵路等工程建設標準制定。研究構建以縣城為載體就地城鎮化和縣域為單元城鄉統籌發展的建設標準體系,以及小城鎮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配置標準體系。

(六)服務業領域。

19.生產性服務業標準。制定電子商務、共享經濟、郵政物流和商貿物流等標準。完善綠色金融、普惠金融、供應鏈金融、金融市場、金融科技、金融風險防控等標準。完善社會信用標準體系,重點制定信用信息采集、歸集共享、公開使用和信用評價、管理、應用及主體權益保護等標準。完善升級質量管理標準體系,加快制定以卓越質量為核心,適應數字化轉型需求的質量管理方法、管理體系和管理模式等標準。加強流通標準體系建設,推進供應鏈風險評估、供應鏈數字化、供應鏈管理服務等領域標準研制,完善商務領域數字技術應用相關標準。研究制定服務貿易標準。以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為抓手,加強相關標準制定。

20.生活性服務業標準。加強零售、家政、旅游、教育、餐飲等重點服務領域標準制定工作,加快研制家政電商、家政教育培訓、在線學習、中央廚房等新業態標準,建立健全服務質量標準,完善便民生活圈標準體系。加快完善面向數字交通應用的城市出行服務標準,研制網絡預約出租車、互聯網租賃自行車、小微型客車分時租賃等城市出行服務新業態標準。

21.公共服務標準。加快建立統籌城鄉的基本公共服務標準體系,研制托育、教育、養老、兒童福利和未成年人保護、殘疾人服務、就業創業、社會保險、氣象等服務標準。進一步提升醫療衛生和中醫藥標準水平,完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標準體系。修訂國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指導標準,完善全民健身等公共體育服務標準。推進社區服務、社區智慧治理標準建設,加快研制社會工作和志愿服務標準。完善公共法律標準體系,推進司法鑒定、公證等領域標準建設。

(七)優化營商環境領域。

22.行政管理與服務標準。完善行政許可、政務大廳、數字政府、政務公開、政務便民熱線、公共資源交易、機關事務管理等領域標準,推動政務服務“好差評”、政務服務線上與線下融合、公共數據資源開放利用、基層政務公開、電子文件、電子檔案等標準研制,推動形成系統集成、協同高效的政務服務標準體系。

23.市場主體保護與市場環境優化標準。加快知識產權保護、“證照分離”改革、企業開辦等方面標準研制,推進市場主體保護領域標準化研究,研究構建市場主體全生命周期的標準體系,支撐市場主體保護和市場環境優化。

24.執法監管標準。開展行政執法和監管等相關標準研究,推動行政執法和監管規范化建設。開展執法信息數據、執法裝備、智慧監管等領域標準研制,探索構建行政執法和監管標準體系。

25.營商環境評價標準。借鑒國際營商環境評價指標,構建以市場主體和社會公眾滿意度為導向的營商環境評價標準體系,完善評價指標,優化評價流程,推動營商環境公開、透明、規范評價。

(八)應對突發公共安全事件領域。

26.應對突發公共安全事件管理標準。圍繞應對公共衛生事件、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和社會安全事件,完善包括預防與準備、監測與預警、處置與救援、恢復與重建全流程應對突發公共安全事件標準體系。重點推動消防、防災減災救災、安全生產、危險化學品、刑事技術、警用裝備、應急裝備、爆炸物品安全等領域管理標準制定與實施。明確應對突發公共安全事件國內外標準應用的聯動及轉化機制,實現應急狀態下標準快速立項、轉化和應用。

27.應急物資管理標準。構建涵蓋生產、儲存、分發、配送、使用和處理等應急物資管理全生命周期的標準體系。完善應急物資分類編碼、應急物資籌措與采購、應急物資儲備等方面標準,提高應急物資管理的科學化,規范化水平,滿足突發公共安全事件應急管理需求。

28.個體防護裝備標準。梳理構建覆蓋國內外防護用品的動態標準庫,全面比對國內外標準關鍵技術指標,提高重點高危行業領域防護用品配備標準供給,建立應急情況下防護用品分級分類使用標準指引,指導各類人員、各類場所合理選用個體防護產品。

(九)生態文明建設領域。

29.自然資源標準。制定自然資源調查監測評價、耕地保護等關鍵技術標準。開展自然資源和不動產權籍調查、統一確權登記、國土空間規劃編制及監測評估、全民所有自然資源礦產管理等方面標準研制。健全土地使用標準體系,加強自然資源節約集約利用技術、自然資源分等分級價格評估、礦產資源儲量分類、綠色礦山、綠色地質勘查、礦產資源節約和綜合利用等領域標準研制。制定海域海島綜合管理、海洋觀測監測調查、海洋預報警報和海洋防災減災等領域標準。

30.資源高效循環利用標準。研制?。ㄓ茫┧~、產品水效、節水技術與產品、非常規水源利用等節水標準。開展工業固廢、建筑垃圾、廚余垃圾、再生資源回收及綜合利用、環境管理體系、新能源汽車動力蓄電池回收利用等標準研制,健全資源循環利用標準體系。推動綠色產品評價標準制定,完善綠色產品評價標準體系。

31.生態環境標準。加快修訂地表水、海水、聲、振動等環境質量標準和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標準。統籌謀劃、不斷完善污染物排放標準以及噪聲、振動、光輻射等排放控制標準。開展污染防治設備、環保服務等環保產業標準制定。加強生態狀況調查與評估、生態產品價值評估、生態保護與修復、生物多樣性保護等標準的制定。完善“三線一單”生態環境分區管控、環境影響評價與排污許可技術標準規范。積極推動制定適應氣候變化方面的標準。

32.碳達峰、碳中和標準。加快制定溫室氣體排放核算、報告和核查,溫室氣體減排效果評估、溫室氣體管理信息披露方面的標準。推動碳排放管理體系、碳足跡、碳匯、碳中和、碳排放權交易、氣候投融資等重點標準制定。完善碳捕集利用與封存、低碳技術評價等標準,發揮標準對低碳前沿技術的引領和規范作用。加快制定能效、能耗限額、能源管理、能源基礎、節能監測控制、節能優化運行、綜合能源等節能標準。研制煤炭、石油、天然氣等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標準和產供儲銷體系建設標準。加強太陽能、風能、生物質能、氫能、核電、分布式發電、微電網、儲能等新興領域標準研制。

三、優化國家標準供給體系

(一)優化強制性國家標準。

緊緊圍繞人身健康和生命財產安全、國家安全、生態環境安全等方面,加強頂層設計,持續優化強制性國家標準結構,不斷提升標準質量水平,建立健全協調統一、系統配套、規模適度的強制性國家標準體系。建立法律法規配套標準的需求分析識別機制,加強強制性國家標準與法律法規、政策的協調性和配套性,確保強制性國家標準的權威性、科學性和適用性。不斷完善強制性國家標準全生命周期管理機制,明確強制性國家標準制定領域,推動規范對象由單一產品向跨產品、跨領域、跨行業轉變。加強強制性國家標準制定過程關鍵節點信息公開透明。開展面向中小微企業的強制性國家標準實施診斷服務,強化強制性國家標準實施和監督。健全標準實施情況統計分析報告制度,積極穩妥推進強制性國家標準實施情況統計分析試點,鼓勵第三方機構開展強制性國家標準實施效果評估,加強評估結果在標準復審中的應用。

(二)提升推薦性國家標準供給效率。

加強推薦性國家標準頂層設計,強化與強制性國家標準的協調配套,完善各領域標準體系框架,成體系推進國家標準制修訂,促進產業鏈上下游標準的有效銜接。探索多渠道國家標準計劃項目申報機制,健全以需求為導向、自下而上與自上而下相結合的標準立項機制,強化標準必要性和技術成熟度的第三方評估,確保國家標準供給質量。完善國家標準復審制度,建立國家標準退出機制,形成有效的國家標準動態維護機制,持續推進推薦性國家標準優化整合。強化跨部門跨領域、存在重大爭議標準的協調推進。

(三)健全科技成果轉化為國家標準工作機制。

健全科技成果轉化標準的快速轉化程序。加強科技創新創業服務標準化建設,建立科技成果標準化服務平臺,培育發展市場化專業標準化服務機構,強化從標準技術內容到標準研制過程的導航式服務,加強科研與標準從項目規劃到實施評價一體化、全過程對接,完善轉化機制,加快創新成果轉化為技術標準步伐。推進國家級質量標準實驗室建設,強化科技資源對標準研制的技術支持。加大綜合性、領域類國家級標準驗證檢驗檢測點建設,構建標準驗證技術體系和工作體系。持續加強國家技術標準創新基地建設,強化創新基地的資源匯聚和轉化服務平臺作用。

(四)豐富國家標準供給形式。

建立國家標準采信團體標準機制,對于聚焦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等創新發展需求,實施效果好、符合國家標準制定范圍的先進團體標準,及時采信為國家標準。完善國家標準化技術文件制度。深入推進國家標準數字化試點,探索增加機器可讀標準、開源標準、數據庫標準等新型國家標準供給形式。圍繞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等區域重大戰略對標準化需求,加強相關領域國家標準制定。

(五)瞄準國際先進標準提高國家標準供給水平。

加強對國際標準的跟蹤,完善采用國際標準機制,開展國內外標準比對研究和驗證分析,推動重點領域先進適用國際標準及時轉化為國家標準,提高國際標準轉化率。積極參與國際標準制定,完善國內技術對口單位與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協調聯動機制,為及時轉化國際標準提供支撐。

(六)強化國家標準樣品供給。

健全國家標準樣品管理機制,完善協調配套的國家標準樣品體系,加大重要支柱產業和新技術領域、綠色生態、食品消費品、生物技術、有色金屬、能源等國家標準樣品的研制力度。加強國家標準樣品宣傳推廣,強化國家標準樣品應用與監督。搭建國家標準樣品信息服務平臺,暢通國家標準樣品供需渠道,擴大國家標準樣品覆蓋面。

四、健全國家標準保障體系

(一)完善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組織。

加強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組織分類建設,積極推動新技術新產業新領域開展標準化工作組建設。持續優化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組織體系,通過領域整合、范圍調整等多種方式對現有標準化技術組織體系進行結構性調整,實現系統性優化,滿足各領域標準體系建設發展需要。逐步建立完善跨領域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聯絡機制,加強技術委員會橫向協調與技術溝通。強化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監督管理,繼續深入推進技術委員會及標準化工作組考核,逐步建立完善負面清單制度,引入信用管理,提升標準化技術組織工作質量。鼓勵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組織積極吸納外資企業代表,保障外商投資企業依法平等參與國家標準制定工作。

(二)健全標準化人才培養體系。

建設符合中國國情的標準化教育體系,將標準化納入普通高等教育,支持設立標準化課程,開展專業與標準化教育融合試點。培養同時具有科研能力、標準化能力的專業人才和標準化領軍人才,實施國際標準化青年人才選培行動,開展標準化專業人才能力評估。加強標準化職業教育和繼續教育,增強各類標準化從業人員職業技能和標準化專業技能。支持基層標準化專業人才隊伍建設,鼓勵社會團體和企業加大對標準化技能型人才培養使用。加強標準化知識普及和宣傳,增強社會對標準的認知和運用。

(三)提升信息化支撐能力。

完善全國統一的國家標準信息服務平臺,為各方廣泛參與標準化工作提供有效途徑。持續優化國家標準化業務系統,提高標準制修訂過程透明度和工作效能。探索建立支撐國家標準數字化轉型的信息系統。加強國家標準信息系統協調,提升標準化信息服務能力。

(四)拓展標準化國際合作。

深度參與國際及區域標準化活動,積極推進與共建“一帶一路”國家在標準化領域的對接合作,加強金磚國家、亞太經臺組織等標準化對話,深化東北亞、亞太、泛美、歐洲、非洲等區域標準化合作,推進標準信息共享與服務,發展互利共贏的合作關系。圍繞外貿、海外工程及對外經濟技術交流合作,拓展重點領域標準化交流,通過開展援外培訓、豐富國家標準外文版等方式,推進重點領域中外標準互認。

五、組織實施

(一)加強統籌協調。

充分依托國務院標準化協調推進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加強相關部門聯動,及時研究解決國家標準體系建設過程中的重大問題。各地區各部門要統籌協調好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建設工作,形成層層分工負責,上下協同有效的國家標準化工作整體合力。

(二)強化實施保障。

各地區、各部門要加強組織實施,明確責任分工,加強政策與資金保障,將建設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與高質量發展各項建設規劃有機銜接。發揮財政資金引導作用,鼓勵和引導更多社會資金投向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標準體系建設。

(三)加大激勵宣傳。

各地區、各部門要建立完善相關工作激勵機制,按照有關規定對標準化工作突出的單位、個人及先進標準項目予以表彰獎勵。廣泛開展標準化知識宣傳普及,動員社會各方積極參與國家標準體系建設和國家標準實施應用,營造全社會重視和促進標準化工作的良好氛圍。

 

 

主送: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市場監管局(廳、委)、網信辦、科技廳(委、局)、工業和信息化主管部門,民政廳(局)、生態環境廳(局)、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委、管委、局),農業農村(農牧)廳(局、委)、商務主管部門、應急管理廳(局),國務院各有關部門辦公廳(辦公室),各有關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

 

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秘書處    20211214日印發